数学不上115不改名

朋友关系


很久以后,张继科仍无法坦然的一件事是,他和马龙相爱过。
和他最好的朋友,相爱过。

19岁的冬天好像比28岁要更冷一些。马龙回鞍山去过年,打来电话说雪很厚,他堆了两个很大的雪人,一个叫马龙,另一个叫张继科。屋子外的烟火开得正盛,张继科将听筒贴紧他永远支棱着的耳朵,马龙的声音不是很清晰,和砰砰的烟花爆炸声交织在一起,很朦胧,像从梦里传来一样。也许是年夜饭吃得太多,也许是偷偷喝了老爹杯子里的白酒,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,张继科懵了半晌狗嘴里只蹦出一个变调的语气词:“呃嗯……”马龙没听出什么所以然来,只是嘻嘻嘻笑着。“兄弟你太不够意思了!好吧新年快乐!我去看春晚了!”张继科除夕夜漫长的反射弧总算反应过来:“新年快乐!再见。”
青岛也很冷,但没有下雪,他很想告诉马龙,烟花很美。
可惜他那天应该是醉了,嘴笨,没说出口。过了除夕也没有再提烟花的兴致,倒是一直在想马龙堆的俩雪人还在不在。东北气温那么低,肯定还没化。

评论
© 数学不上115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