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学不上115不改名

西湖重 「陈祖芬」文

       今年杭州的第一朵荷花开了。

  这是杭州电视台都市报道的头条新闻。主持人建议市民到西泠桥边,把荷花一天天长大的过程拍下来。

  也是这一天,杭州的《都市快报》有篇醒目的报道,叫做:《第一朵荷花开了》。

  杭州的市花是桂花,并不是荷花。第一朵荷花引来的欢欣、热闹,叫我想起21世纪来临前的千禧宝宝。

  不知道还有哪个城市会把荷花宝宝放到新闻头条?

  杭州会。这种对美的希冀和对美的体会!

  杭州还会什么?

  会喝茶。沿着西湖一圈走,密密树荫一层层,处处皆有喝茶人。或许西湖,本是个茶水壶?

  一座飘着茶香的城市,天天在传递着一份生活的感动。

  围着西湖转的,还有音乐,观光车上永远播放的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。

  一座被爱情滋润的城市,鲜活美丽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湖边绿丛中的蝴蝶多为纯白,而且常常双飞,那一定是梁祝相伴常回故里。

  湖边的草坪上,似有若无地飘着江南丝竹。便有游人叹曰:太美了,应该到杭州来结婚!更有游人叹曰:应该在西湖各个景点都结一次婚!

  也有的外地人,一时想不开,赶到西湖边转一圈,然后纵身一跳投入湖里寻短见。捞上来后问他为什么大老远的专程到杭州来投湖。他说死也要死得美一点,幸福一点。

  今年3月沃尔玛亚太区总裁来杭州,说他注意到杭州市民脸上都挂着微笑,杭州人很幸福的。

  今日杭人的好心情,增加了沃尔玛来杭城建超市的信心。今年初有调查,在全国的城市里,杭州人的幸福指数最高。而我,十几年来,每到杭州的第一感,不是幸福,而是不公平,太不公平!那么多的游客从全国各地从世界各地,飞机火车汽车地奔波,为了一睹西湖的芳容。可是杭州人呢?生下来就在西湖边,家住杭州天天旅游,这世界还有没有公平了?

  杭州比湖更动人的,是树。我常常觉得杭州的汽车不是从马路上开来的,是从树丛里驰出的。汽车也不是开进城市,而是驰入林子。

  杭州的梧桐在空中搭成密密的树廊,高高的古树把人们带进未开垦的蛮荒。真觉得杭州的天空都让树住了。杭州市区有古树名木1923株。有1420年的银杏,有1200年的樟树,面对这些300岁、500岁、1000岁的前辈,不能不心生感佩!

  西湖水域面积扩大了0.9平方公里,西湖景区游览面积增加了5平方公里,恢复到300年前西湖的规模。站在新修的杨公堤,偶一抬头,常常觉得对面就是远古。现代和古代,只一堤之隔。

  杭州最不缺少的,是公园。因为西湖边上随便取一个景,随便切一块下来皆是公园。杭州人爱打伞,防晒或防雨。杭州的伞,大都粉白、粉红、粉绿、粉兰,开在绿阴丛中,像一片片移动的花朵。有一次我在绿世界里看到一种特大的绿叶,赶紧趋步上前,竟是康师傅饮料的绿色广告伞!总是看绿看花了眼,把绿色的都看成了叶。

  杭州还有一个最不缺少的,是文化。

  如果想把写西湖的诗文数一数,那么不如去数西湖边那花、那草、那树。很有些忧伤的宋词:“半堤花雨,对芳辰消遣,无奈情绪”。“湖水湖烟,峰南峰北,总是堪伤处。新增杨柳,小腰犹自歌舞”。即使是伤湖之词,那杨柳新塘,那小腰堪伤,那花雨芳辰,也令人神往!

  西湖里一叶叶扁舟,讲着悠远的、不尽的故事。西湖的水,本来就是千年诗词。西湖边的背街小巷里,关着太多的记忆,关于民国、明清、南宋和各朝各代的文化因子。杭城无处无典故,无处不景观。杭州的历史文化只有杭州的自然风景配得上,杭州的自然风景也只有杭州的历史文化配得上。杭州从《济公传》到《白蛇传》,更有伍子胥、西施、钱?、岳飞、于谦、文天祥、张煌言、李叔同和一代儒宗马一浮等等名人志士。道光年间礼部主事,杭州人龚自珍,是150年前与马克思同时期的思想家。他杭州老家的东面有伍公祠(伍子胥),北面有胡公祠(胡宗宪),栖霞岭下有岳王庙,三台山麓有于谦祠,吴山顶有为按察御史周新建的城隍阁。真是清官大荟萃,又是冤案博览会。有人说龚自珍只能出生在西湖文化浓烈的杭州,这与蔡元培、鲁迅一定是浙江人一样。

  清诗人袁牧有诗曰:“赖有岳于双少保,人间始觉重西湖”。

  关于岳飞,有一个很合民意的手机短信:世上拥有最多儿辈的丈母娘是谁———岳飞的母亲岳母。

  西湖重,因了岳飞、于谦,又不仅仅因为岳飞、于谦。还有张苍水的临刑绝呼:“好山色!”抗清英雄张苍水“带镣长街行,告别众乡亲”———官巷口的刑场,已是素衣素服的白茫茫一片杭州人前来送行。张苍水气象万千地拜别乡亲,又柔情万种地看一眼那温润绵延的山岭。“好山色!”这是英雄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的声音。

  西湖重,还因为前“市长”、杭州太守苏东坡。

  最重杭州的人,不是你,不是我,是杭太守苏东坡。

  山上的鸟都认识他,水里的鱼都认识他!写西湖也没有人写得过苏东坡的诗句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。苏东坡在杭州抒发情怀的诗就有400首!诗人毛泽东41次到西湖,但不写一诗。毛泽东说苏轼的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写得太绝了,就“不敢造次”。

  西湖重,还因为今日杭人为明日杭城绘制一幅幅的蓝图。我从报上看到杭州市领导的一席话:西湖不仅是杭州的西湖、浙江的西湖,更是中国的西湖、世界的西湖。西湖及周边地区的每一寸岸线、每一块绿地、每一处设施、每一处景观,都要让市民和游客共享,实现公共资源利用效益的最大化、最优化。2003年环西湖全线打通,环湖七大公园门票全部取消。西湖的美,如幻如梦。西湖出售的,是梦,是大气,是包容。

  人在湖边走,边走边与那湖、那树对话,享受到的,是一种无障碍的视觉语言。

  年轻人喜欢极限运动,老年人喜欢无障碍通道。西湖的早晨,便是老年人的乐园。环西湖一圈15公里,几乎被老年人尽享。西湖的中午属于打工族。他们用倒班和公休日来消费西湖,哪怕烈日当空。西湖的傍晚,属于下班族。西湖的晚上,属于情侣族。

  也有人没有功夫去消受西湖,因为,那缠身又缠身的公务。

  今日杭城的“太守”们点击率很高的一个声音,叫做:还湖于民。

  杭州,兼具历史和浪漫,兼具创业与和谐。杭州有个阿里巴巴,阿里巴巴有个马云。报载“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的全部资产”“这是迄今为止,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起并购”。

  杭人喝茶喝出一个中国茶都,并购并来一个雅虎。这些年有一个常用词:可持续发展。我在杭州看到的,是可持续幸福。杭州有长桥,有断桥,有孤山。但是长桥不长,断桥不断,孤山不孤。温柔和谐不温不火,然而又有风风火火的速度。《福布斯》中国最佳商业城市排行榜,2004年和2005年,杭州都名列第一。杭州又一前“市长”白居易说最忆是杭州,《福布斯》说第一是杭州。2006年4月,杭州开了首届世界休闲博览会。

  杭州人在不温不火的茶香中,有声有色地创业。

  5月5日报载“我最心仪的就业城市”调查显示,杭州名列第三,前两名是上海、北京。上海和北京自有全国其他城市不可比拟的优势。那么杭州呢?

 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,想起去年9月中旬克林顿也来杭“西湖论剑”的日子。荷花谢了,莲蓬摘了。杭人美,“采莲女郎莲花腮,藕丝衣轻难剪裁”。(明·杨基诗)杭人拿起一只莲蓬,剥出一颗颗莲子,剥去莲子上那一层嫩绿,于是把一粒粒玉白含进口中。那暗绿的莲蓬上,是一个个去了莲子后的完整的空洞,竟如雕琢的工艺品一般,叫我拾捡了收起来。

  杭人的淡定,一如宋人吴惟信的诗句:“湿了荷花雨便休,晚风归柳淡于秋”。

  杭州人,喝着龙井,剥着莲蓬,论剑称雄,写着今日的西湖重。


      (很喜欢杭州,那么暑假里的文也在杭州吧。地域的话大概是半真半假。)

评论
热度(1)
© 数学不上115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